白洞煤业公司两煤矿八日多少人遇害是或不是涉

网媒:晋煤集团两煤矿一周两人遇难是否涉嫌瞒报

阅读提示:晋煤集团天安矿业昌都煤矿2死1伤事故瞒报,长期违法生产遭曝光。生产经营单位主要负责人在本单位发生重大生产安全事故时,不立即组织抢救或者在事故调查处理期间擅离职守或者逃匿的,给予降职、撤职的处分,对逃匿的处十五日以下拘留;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生产经营单位主要负责人对生产安全事故隐瞒不报、谎报或者拖延不报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罚。有关地方人民政府、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对生产安全事故隐瞒不报、谎报或者拖延不报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北岳网2016-05-14 09:13:30

近日,国际商报记者接到群众举报称:2013年1月12日,位于晋城市泽州县的晋煤集团天安矿业昌都煤矿,井下发生一起置顶事故,造成二死一伤,该事故至今没有上报。来信说:事故发生后,昌都矿为逃避责任,矿方没有积极向有关部门上报,而是与死者家属私自协商达成赔偿协议,私了此事。缘何事故可以瞒报至今,群众对此产生了质疑。据了解:事故亡者,田计文,男,47岁,晋城市沁水县固县乡上梁村人;事故亡者,杨江峰,男,31岁,晋城市泽州县北义城镇上城公村人;事故伤者,王志勇,男,晋城市沁水县固县乡后河村人。据当地周围群众的反映,该矿曾以基建为名长期进行着违法生产,但相关部门不闻不问。这样明目张胆的非法生产,为何没有相关部门进行制止?出了人命却置若罔闻?

煤矿事故记者

2013年5月19日上午,记者前往该市进行调查,在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晋城分局,记者见到办公室石主任,石主任说:“领导外出办事了,你们下午来。”第二天在马登峰局长办公室,马局长告诉记者;“我们正在调查此事,不光你们报社还有好多家报社来过,你们先登记,事故处理中心会给你们回复。”然后叫来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所采访内容进行登记,记者问工作人员什么时间能够回复,工作人员称:“这个我也不知道”。从工作人员那里记者得知,昌都矿是晋煤集团天安煤业有限公司下属的一个企业。随后,记者来到天安煤业宣传部,工作人员在对记者的身份核实之后,宣传部宋晋辉部长说:“我会尽快给你们联系横矿长......”并把横矿长的电话号码告诉记者。5月20日,记者再次来到天安公司宣传部询问联系结果,工作人员说;“宋部长下矿去了,下午回来”,当记者离开天安公司的时候,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你们别再找天安公司了,他们知道啥,一会咱们见个面,我是昌都矿办公室主任......”在两次电话联系之后,记者在山西煤矿监察局晋城分局旁边一间茶社里,见到了头发蓬乱,满脸倦意的王主任,记者亮证并表示我们是很负责任的采访时,王主任满脸不屑地呵斥“什么很负责任的采访,我见过的记者多了,负责任你们就不来找我们了,我也是记者,中国煤炭报的,署证已经拿了八年啦......”记者表示,此次采访内容及提纲已告诉天安公司宋部长,王主任怒气冲冲地说;“他小孩子家,懂啥”。见此态度,记者旋即离开茶社,大约10几分钟后,记者在茶社旁边看到王主任随同一女子向茶社后边走去。后来记者以短信的方式告诉该矿横矿长,要求知道王主任的真实名字,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5月24日下午16:33分,记者接到一条短信“尊重的赵稳成记者,我是昌都煤业办公室王红兵,你们所采访一事,上级有关部门已经调查结束,下个星期我们会给你们领导一个书面答复。你所发的信息我也会反映给你们领导。其一,你们从来没有问我怎么称呼;其二,我们接待你们喝茶,我不需要拿证件接待你们吧?其三是素质,本人大学本科毕业,不知道贵记者文化程度多高?其四,“一脸痞气”?你们是公安部的?还要给本人定性?其五,带个女的怎么了?送包烟招待你们错了?我们矿不富裕,大家都知道,那里能和你们比呀?我们是有成本的生产。你们可能连成本也没有吧?道听途说的一条假信息就来了?真正去脚踏实地的调查后可能就不来见我们了。就在记者还未读完这条信息时,16:37分王主任又发过来一条短信说:“就你们采访一事,我本人也准备反采访你们领导一次。我认识的记者多了,还没见过你们这样子的。我们就去照个相片,发到网上,让大家看看谁是一脸痞气?谁没有素质?”数分钟后王红兵打过来电话,怒气冲冲地说;“骗子,什么记者,我要告你.......”记者在电话中表示:我的身份你可以上网核实,你也可以告我,但我对我看到和发生的事实负责。并随即挂断电话。在中国记者网上记者多次输入:中国煤炭报记者王红兵,却无法找到该人,而在中国煤炭报的记者名单里也没有查到王红兵。

本报讯 近日,记者接到晋城市沁水县一村民举报称,晋煤集团下属的沁秀煤业公司岳城煤矿在2016年4月3日,发生了一起因井下违规操作被瓦斯管砸中的事故,造成一人遇难。事故发生后矿上让全矿职工封锁消息不让外传。但提供遇难者的个人信息又十分详细。

记者感言:坦言宣传部部长“他小孩子家,懂啥”的人,想必素质很高,既然很高,对于天安公司来说岂不是埋没“人才”?“埋没人才”这个词我想天安公司的领导也一定不想承担这个责任吧?对于怒斥记者是“骗子”,想必这种方式也是能够让这位王红兵主任痛快,淋漓,酣畅地表达他最高人性和才华的最佳方式之一吧?煤矿对安全生产有特殊要求,瞒报事故性质恶劣、后果严重。一些不法业主无视法律、无视监管、无视生命,胆大妄为、铤而走险,试图隐瞒真相、逃避责任;个别公务人员不能履行职责、失职失察,甚至丧失立场、参与瞒报。由于瞒报,延误了抢救遇难人员的最佳时机,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更严重损失,引起社会舆论、人民群众的强烈反应。

5月2日,记者根据举报信息,来到了死者张慧强的家乡沁水县张村乡瑶沟村,在瑶沟村里一提起张慧强,上了年纪的人并不是很清楚,当说起他父亲张某龙时,都知道他儿子前些时候在煤矿打工时遇难了。据了解,张慧强生前为岳城煤矿职工35岁,父亲张建龙,是继父。

相关衔接:山西晋煤集团天安昌都煤业有限公司:半月两起事故 犯法隐瞒不报

无独有偶,同属晋煤集团的凤凰山煤矿,也在4月7日,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造成一人死亡,死者杨会军,系晋城市城区司徒村人,在井下运输队工作,据知情人讲,杨会军是在上班时不小心被钢丝绳缠绕致死的。

记者:智贵清 程林晨 发布时间:2013-4-12

针对上述两起事故,5月3日,记者分别向晋煤集团宣传部和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晋城煤监分局了解,他们均表示未收到矿方上报该事故,但不排除瞒报的可能。

本刊于2013年3月接到相关反映:晋煤集团天安昌都煤业有限公司(原薛庄煤矿),长期以来违规违法大肆进行生产。监管的不力,管理的混乱,致死致伤矿工事件频频发生。篡改死因、恶意瞒报更是使得事故责任人逍遥法外,影响极其恶劣。 随后派出本刊记者进行了为期十余天的调查走访,2012年12月28日该矿在生产过程输送机皮带运作过程中致死矿工段会明事故。2013年2月12日该矿在井下巷道掘进过程中由于偏帮塌方致两死一伤矿工的安全事故得以证实。

以上两起事故是不是爆料人所讲的属于安全事故,记者在采访中两个矿方工作人员都以各种理由拒绝接受采访,但记者以实名向晋煤集团宣传部和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晋城煤监分局进行了反映,是否属于安全事故和瞒报?记者期待官方的调查结果。

事故发生 封锁消息

众所周知,今年山西同煤集团同生安平煤业有限公司“3·23”重大事故发生后,引起省委、省政府对煤矿安全高度重视,为深刻汲取教训,曾要求各级各部门各煤矿企业要全面落实省委、省政府对安全生产工作的要求和部署,全面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坚决做到安全投入不减少、安全管理不滑坡、重大隐患不放过。加强瓦斯防治、水害防治、煤尘治理、顶板管理及防灭火等方面的管理,严格落实企业的主体责任和政府部门的监管责任,严厉打击非法违法生产经营建设行为,全面开展反“三违”活动。

记者走访调查得知:山西晋煤集团泽州天安昌都煤业有限公司经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办公室以晋煤重组办发〔2009〕39号文批准由原山西晋城昌都煤业有限公司、山西英林物贸有限公司山宗岭煤矿、泽州县西屯村煤矿整合而成。泽州天安煤业有限公司控股51%,个人老板刘仓仓控股49%。主体企业为: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批准矿井生产能力60万吨/年。企业名称经山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名称预核内〔2009〕第008418号核准为:山西晋煤集团泽州天安昌都煤业有限公司。目前该矿仍处于基建阶段。

图片 1

2012年2月12日,晋煤集团天安昌都煤业有限公司在掘进的过程中,行道的偏帮坍塌致两名矿工死亡,一名矿工受伤。事故发生后,矿方一边把遇难者尸体停放于晋城高平市某太平间,随后于13日通知家属,并把家属代表接至晋城高平市进行协商解决赔偿事宜。一边积极封锁消息,把相关知情的矿工每人发放300元进行遣散,而伤者王志勇也被秘密的送往晋煤矿务局医院进行治疗。

图片 2

尽管矿方采取种种手段封锁、隐瞒消息,然而天网恢恢之中,本刊记者经过十余天的调查,终于使这个震憾的瞒报矿难浮出了水面。现在我们将进行报道此事故,并将呈报山西省与国家安全管理监督部门。

图片 3

事故伤亡者名单如下:

2012年12月28日:段会明,男46岁,晋城泽州县高都镇下元庆村人。

2013年1月12日:田计文,男47岁,晋城市沁水县固县乡上梁村人。

2013年1月12日:杨江峰,男31岁,晋城市泽州县上城公村人。

2013年1月12日:王志勇(音谐,伤者),晋城市沁水县固县乡后河村人。

监管不力 隐瞒不报

矿难发生,相关的监管部门难道真的不知情?还是装聋作哑?幂幂之中,不言而喻!通过晋煤天安昌都煤业有限公司王伟矿长先后安排的办公室刘主任、王主任接受记者的采访后,记者得知矿方明知有三死一伤的安全事故,之所以瞒报也是有“苦衷”的。

2013年3月21日,晋城。刘主任见到记者后表示:关于2012年12月28日,段会明遇难事故确实有。只是并不是发生在昌都煤矿,之所以有人反映是在昌都煤矿出的事,是因为昌都煤矿内部人把生产的煤拉到了河南一煤场进行加工。而段会明是这个人雇佣的。至于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基建矿井所生产的煤会堂而皇之地运送到河南?刘主任没有作出解释。关于2013年1月12日所发生的两死一伤安全事故,刘主任表示没有听说。

2013年3月28日,上午10时,天安公司。王伟矿长告诉记者,王主任在太原,让记者和王主任联系一下采访的事。

2013年3月28日,下午5时,太原。王主任见到记者后表示:2012年1月12日所发生的两死一伤事故确实有,昌都煤矿不涉及非法生产。事故是在搞基建的过程中掘进巷道时由于偏帮塌方引发的。晋煤集团及天安公司的

安监人员这两天已经对事故原因展开了调查,

至于调查的结果是不是这样的,王主任表示不能确定。

记者问道:“为什么事故发生后没有上报而是要瞒报呢?”

王主任说:“晋煤集团可以说一般情况是不会有瞒报的,因为毕竟是国有煤矿,如果发生安全事故,最主要的面临着安排子女接班上岗的问题。这次之所以隐瞒是因为这三名死者是包工头带过来的工人,不是晋煤集团的正式工。只要多给家属一些补偿金,也就解决了。晋煤集团的安监部门这几天也开始调查了,如果过段时间上报了,最多也就算是迟报。”

记者:“涉及煤矿的建设、生产项目是不允许进行层层转包的呀?

王主任说:“是呀,企业也有“苦衷”的,昌都煤业有限公司是晋煤集团的子公司,而承揽基建工程的宏圣集团也是晋煤集团的子公司。至于下边的小包工队的存在,监管起来也是个问题呀!”

记者:“调查的结果什么时候会出来?”

王主任说:“调查不会是单单一个安监部门展开的,你想想这是要出调查结果的(涉及承当责任的问题),所以时间上不能确定。”

这起恶性瞒报事件到底是否涉及某些职能部门的失职渎职?哪些事故责任人会获得法律的严惩?本刊将继续予以关注!

通过记者与参与处理死者赔偿事宜家属代表的了解后不难得知:瞒报不报的“坚实基础”是比国家规定数额高出很多的“赔偿金”私了;瞒报不报的“高超手段”是转移或藏匿遇难尸体“封锁消息”;恶意隐瞒的“可恶行径”是编造故事、篡改事故真实原因。遇难点、协议点、停尸点、矿难原因的周密布置与单方协议的签订;控制矿工言论与自由也是必备条件;在矿难者所在村安排人进行消息封锁,并迫使家属不得说出矿难事由。

目前矿方代表虽然已经承认对事故进行了瞒报或者迟报,但是我们不知为什么他们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2013年1月23日上午,山西第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在太原召开,省长李小鹏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山西必须高度重视安全生产、狠抓落实,坚决杜绝瞒报迟报现象。我们虽然不知道昌都煤业有限公司是不是长期以来违法违规进行生产,销售作业?但是矿方代表对段会明矿工死因的解释也许能给我们进一步地调查了解找到一个方向。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app平台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白洞煤业公司两煤矿八日多少人遇害是或不是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